昨天狗狗做完手術後從台北回來, 因為接下來還要每天換藥及清理傷口, 我們怕自己弄的不夠專業, 就請譚醫師推薦一位新竹的醫師幫忙處理, 譚醫師上網看了一下新竹醫師的名單, 只認識一位, 就推薦給了我們.


今天下午我就帶著狗狗去看這位醫生.  醫生看了一下狗狗的傷口, 立刻說像這樣大面積的迅速的組織壞死是非常的罕見, 應該不是草叢裡面的生物或細菌所造成的, 比較像是海邊的. 我說我們最近有帶狗狗去寶山水庫, 醫生又說有可能是被蛇咬了, 但自己又推翻說被咬的部位在背部, 而且又有兩處傷口, 很難之類的. 我想說如果真的是被蛇咬的話, 應該不會過了兩個星期才有反應吧.



接著, 更誇張的是, 醫生說這種狀況一定要給狗狗打類固醇, 還給狗狗打了一針非類固醇類的消炎藥. 還給狗狗配了口服藥, 至於我來的目的 - 傷口的清理, 醫生則是簡單的用優點洗了一下傷口, 包紮了一下. 就這樣, 跟我收了1200元.

回家以後, 我越想越是覺得不太對, 就打電話給譚醫師. 譚醫師聽了以後很詫異, 連說他並沒有跟這位醫師講要這樣處理, 還說最好不要給狗狗吃這位醫師配的藥.  最後建議我們乾脆自己處理傷口好了. 雖然譚醫師沒有多說什麼, 但聽起來應該是不很贊同那位醫師的處理方法.



我實在不是很明白這位醫師的出發點是什麼.  是要炫燿說他是很專業的醫師呢, 還是說要多賺一點錢呢? 雖然說錢是小, 但我真的很不喜歡醫生為了其個人的目的而對狗狗造成傷害. 而且, 畢竟狗狗已經在別的醫師那裡治療了, 說什麼也應該尊重對方醫生吧.



唉, 這是新竹的又一個蒙古醫生啊.




Juli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