部門的長官為了體恤下屬們一年下來的辛勞, 特地安排了一日遊的行程.  但不知道是不是為了讓今年的活動有別於以往標準的旅遊格式而變的更有活力, 長官交代說這次的活動要由32歲以下的同仁來安排.  這就是一切悲劇的來源


話說行程終於出爐了, 因為這次的旅遊沒有太多的選擇, 同仁們基本上被告知說一定要參加, 所以也沒有很仔細的看行程的內容, 只聽說今年的重頭戲是打漆彈.  我從未打過漆彈, 隱約記得老公曾經跟他的屬下去打過, 問了一下老公, 老公只輕描淡寫的說, 還蠻好玩的, 只是漆彈打在身上有些痛而已.  我也就沒怎樣放在心上.


星期六早上7:40集合, 乘坐遊覽車駛往大溪, 大約在早上9點左右抵達大溪.  上午的節目是Go Cart, 我因為上次去台東的時候就玩過了, 所以這次沒有報名參加. 但我也臨時插一腳, 加入了賭盤, 在最後那場F1比賽中將寶押在我們部門的阿部寬身上(不是因為他很帥的原因喔, OK, 不完全是啦).  結果, 阿部寬先生果然不負眾望, 勇奪他那一組的冠軍.


吃過了難吃的午餐, 一行人搭遊覽車來到了打漆彈的地方 - 獵鷹漆彈生活營.  我們事先已被分成了4組, 總共要打3場漆弾遊戲.  我被分在了第一組.  教練簡單說明了一下我們的裝備, 包括迷彩服, 頭盔, 面罩, 女生還配有防彈背心.  漆彈槍的操作也蠻簡單的, 據說射程可達100公尺左右. 


大家換好了裝備後, 教練簡單說明了一下第一場的規則, 基本上第一場是練習賽, 雙方不得超越中線, 每當教練吹哨子時, 每個人都必須換位子, 不換位子的人會被教練漆彈.  5分鐘後比賽結束後, 被打到漆彈數少的一隊獲勝.


終於, 我們要上戰場了啊!  我抱著我的漆彈槍, 在一聲哨響之後, 立刻朝著一個油桶後面狂奔而去. 還沒等我藏好, 我的身邊已是戰聲雷雷.  在一片漆彈聲及"阿唷我的媽呀"聲中, 我躲在油桶後苟延殘喘.    很快的, 聽到了哨聲, 原來要換位子了, 我依依不捨的離開了保護著我的油桶大哥, 朝著旁邊的油桶奔去, 沒想到, 正在此時, 我的頭上立刻中彈, 好加在有頭盔的保護. 等我藏身於油桶之後, 不禁想著, 也不能一直像這樣躲著吧.  想著想著, 一股從容就義的精神由然而起, 我直起身子, 扛起了我的漆彈槍, 對著敵方開始掃射.  當然, 不多久, 我的身上也立刻中彈啦, 這樣, 5分鐘很快就過去了.  經過教練的清點, 我們在第一場輸給了對手.


回到了休息的地方, 大家仍在討論著剛才的這場戰役, 突然聽到啊的一聲, 我抬眼望去, 只見某位長官撩起了她的褲管, 只見她的小腿上赫然是一塊很大的烏青.  這時, 坐在我旁邊的幸娟也撩起了她的袖管, 天哪, 也是一塊很大的烏青耶!  這時, 剛才興奮的討論立刻被大家悲傷的分享給取代了, 空氣也變得壓抑起來.  我立刻檢查了一下, 雖然我身上也有中彈, 不曉得是打到的角度的關係還是身上太多肉了, 總之, 暫時尚無掛彩.


正在我忐忑不安的想著This is more serious than I thought時, 教練走了過來, 原來已經到了第二場比賽的時間了.  第二場的比賽規則不同於第一場, 沒有必須換位子的規定, 但可以超越中線.  就在教練宣佈比賽規則的時候, 我跟彭黛比巡視了一下戰場, 這場比賽的地點有真的石塊及草叢.  我跟彭黛比立刻相中了靠邊邊的一個草叢. 這時, 同隊的Paul說, 這場比賽, 女生全部躲在後面, 由男生負責向前衝.  那一刻, 我感恩的都快哭出來了. 比賽一開始, 我們兩個就撲向那個草叢, 整場比賽便埋伏於其後, 安然的度過了. 果然, 我們的策略奏效了, 我們贏了那一場.


經過了第二場比賽, 我的心情開始輕鬆了起來. 不多時, 到了第三場比賽的時間.  這場的比賽規則又有不同了, 比賽雙方, 一方扮演恐怖份子, 一方扮演反恐部隊, 恐怖份子要在15分鐘內將一個裝著定時炸彈的背包放到中間的一塊大石頭上, 一旦恐怖份子安置炸彈成功, 反恐部隊要在15分鐘內將炸彈解除.  另外, 如果有人頭部中彈, 必須回到大本營後才能重新加入比賽. 經過抽籤, 我們抽到了恐怖份子.  大家立刻開始商討策酪. 


第二場的英雄Paul又想出了一個idea, 那就是, 因為這場比賽的關鍵是要將炸彈放到指定的位置, 所以要全力保護背炸彈的人 (可憐的阿琛), 因此, 這場比賽女生要站在最前列往前衝, 男生則躲在女生後面保護阿琛送炸彈. 蝦米! 我此刻已經覺得大大的不妥. 我跟彭黛比迅速的交換了一下眼神, 她的眼中也是充滿了猶疑.  正當我要發出異議時, 一想到剛才Paul英雄救美的壯舉, 又開始猶豫起來了.  總不能顯得太懦弱吧.  正當我還在猶豫不決的時候, 只聽教練大聲的說, 好, 比賽開始. 我也沒辦法想太多了, 只能跟著眾姐妹們向著大本營走去. 


一聲哨響, 比賽正式開始了, 如Paul所說, 眾姐妹們排成一列, 舉著手中的步槍, 如英雄就義般的向前衝去.  才跨出2步, 只聽得身旁慘叫連連, 我的媽咧, 本小姐的人肉靶子終究不敵敵人的槍林彈雨, 光榮中彈了.  我逃命似的向大本營狂奔而去, 背後當然又連連中彈.  @XO!$#.    好不容易到了大本營, 我靠著欄杆狂喘著, 身上的中彈處隱隱作痛.  我向前看去, 戰場上依然是一片慘烈, 我也不知道炸彈在什麼地方了, 總之還未被放到指定的地點. 這時, Paul也因頭部中彈而衝了回來, 只見他的身上中彈累累, 幾乎全被漆彈的顏色給覆蓋了. 但見他一到大本營又立刻衝了回去, 我...我... 要衝回去嗎?  正在猶豫時, 我發現我的求生的本能已將我帶到了一塊大石頭後面.  在一陣槍林彈雨之後, 我們這組恐怖份子完全沒有辦法在指定的地點安置炸彈. 我從來沒有這樣高興過我們輸了, 因為就不用在最後兩隊爭冠了呀!  我看了一下同組的戰友們, 只見個個衣冠不整, 彈痕累累. 可憐的阿琛, 簡直是體無完膚, 我根本無法想像他們身上的烏青會有多少!


比賽終於結束了. 大家也大大的鬆了一口氣. 聽說老闆也有反省由32歲以下的年輕人來安排活動這件事, 原來是要大大的吃了個苦頭才會知道阿!

Juli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